平台首页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搜索
琴棋书画频道首页 传统音乐 古代舞蹈 对弈 书法 篆刻 中国绘画 研究发现 艺海拾遗 知识问答

围棋史话:众国手争霸棋坛的宋、金、元时期

时间:2013/6/7 10:33:00 来源: 飞扬围棋网 浏览量: 381

江南棋客刘仲甫奉饶天下棋先 到了宋朝哲宗、徽宗时,出了独霸棋坛、所向披靡的大棋手刘仲甫。他在围棋 各方面都比王积薪有所发展,对后来棋手影响甚大,是围棋史上承上启下的

“江南棋客刘仲甫奉饶天下棋先”

到了宋朝哲宗、徽宗时,出了独霸棋坛、所向披靡的大棋手刘仲甫。他在围棋 各方面都比王积薪有所发展,对后来棋手影响甚大,是围棋史上承上启下的人物。

刘仲甫是江南人,《春诸记闻》里描述了他的一段经历。

有一年,刘仲甫由江西去京城,途经钱塘,借宿在一家旅店里。几天过去了, 刘仲甫每天早出晚归,旅店主人怎么也猜不透他是干什么的。这天清晨,店主忽然 发现门上飘拂着一个幌子,上面写着:”江南棋客刘仲甫奉饶天下棋先。”一会儿 功夫,门口被看热闹的人挤满了,全城人都知道来了一个愿持白子、让人先手的下 棋高手。只见刘仲甫成竹在胸,拿出银盆酒器,价值约三百两银子,作为奖赏。

第二天,果然来了几个棋手。他们也凑了三百两银子,选出一位他们中水平最 高的人,约刘仲甫到城北紫霄宫下棋。

棋局开始了,下到五十余子,围观的人看出白方局势不妙,下到百余子,黑方 已经开始得意了,”大局已定,黑当赢矣!”

“不对。”刘仲甫坚持下下去。又下了二十余子,刘仲甫忽然把棋盘上的棋子 全都收了。一时,黑方和观众都觉得莫名其妙。待醒悟过来,紫霄宫一片喧哗,人 们纷纷指责刘仲甫不守信义,怕输赖皮。

刘仲甫从容不迫,他对众人说:“我是江南人,从小喜欢下棋,对此有点研究。 这回去京城,就是经许多人的推荐,看能否补上翰林祗应的职务。钱塘是个大地方, 棋坛高手多,下棋的人都称这里为一关。我想,如果我的棋艺在这儿还能胜人一着, 也算过了一关,我就继续往前进京去。我来这里已住了十来天了,天天与人下棋, 但还没发现真正的高手,所以才挂出幌子,并不是我太狂妄……”说着,刘仲甫拿 出棋子,摆了这十天来他赢的十余盘棋,观棋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十分惊诧,紧 接着,刘仲甫把刚才下了一半的棋又摆出来,不差一道。他指着棋局说:”依你们 看来,此局黑棋必赢。可我已经看出一要着,只要使这一着,白棋可胜十余子。这 着棋我先不说,如果有人能看出这着棋,我马上卷铺盖回家,从此不再下棋。”

听了这话,人们议论的议论,苦想的苦想,谁都想一着压过刘仲甫。可是,谁 也没有想出来。只好请刘仲甫下子。刘仲甫在不当敌之处放下一子,众人看不出有 什么奥妙。刘仲甫解释说:“此着二十着后方才用得上。”棋局继续进行。刘仲甫 多在边角上投子。下到二十余着后,果然遇着此子,顿时局势大变。最后收子时, 白棋胜了十三路。观众无不信服,对刘仲甫高超的棋艺敬佩不已。

刘仲甫著的《棋诀》,是对王积薪《十诀》的发展。刘仲甫结合以前历代棋家 的经验,把围棋实战中各种着法,各种变化,各种次序,在理论上概括为布置、侵 凌、用战、取舍这四个方面,并对各方面做了深刻的阐述,提到了围棋战略的高度。

《棋诀》从理论上阐明了布局的重要性。第一次从战略的角度提出布局问题。 刘仲甫准确地指出了布局的原则,在着法上也提出了具有普遍意义的意见。刘仲甫 认为,布局是围棋之基础。

从全局、从战略上重视打入,是刘仲甫围棋理论的又一特色。他提出了进攻的 时机问题,总结了打入的普遍原则。

刘仲甫对战术上的对杀,持慎重态度。他认为不可轻举妄动,不打无准备之仗, 不打无把握之仗。

《棋诀》的精彩之处,还在于它把任何一个局部得失,都放在全局加以考察。 对于实战中的取舍,刘仲甫也有独特的创见。

总的说来,刘仲甫的《棋诀》较之前人的棋书,更全面、更系统、更深刻地总 结了围棋的一些规律,在理论和实践上都具有较高的价值,是围棋发展史上的又一 座里程碑。

四棋手争霸棋坛

刘仲甫独霸棋坛足有二十年,但人终老,棋终衰,不断涌现的新棋手,不少人 跃跃欲试,想压倒刘仲甫的棋霸地位。当时敢于和刘仲甫一争高低的三位棋手是: 祝不疑、晋士明、王憨。

绍圣初年,祝不疑进京去礼部办事,同乡硬把他拉到寺庭里观国手下棋,正巧 这天刘仲甫也在那儿。在人们怂恿下,不疑与他下了一盘。一上来,不疑请仲甫让 子。刘仲甫说:“非高手不到这里下棋。在这儿下棋是对子才行。连先后都还得争 呢!”最后,还是刘仲甫让先,这盘棋下到终局,祝不疑败三目棋。他又问刘仲甫: “现在是不是可以让子了?”刘仲甫说:“我看你的棋,开始阶段走得很好,要照 这样下,我是不能让先的。可惜后来不怎么理想。你如果还这么下,我让五子也可 以,岂止是让先。”祝不疑笑而不语,他们又下了第二盘。

这盘棋不是让先而是分先了。 下到三十余子, 刘仲甫突然停下,拱手问到: “官人贵姓?家住何处?”祝不疑的同乡忙回答道:“他是信州的李子明。”刘仲 甫说:“我虽不出京城,但天下有名的棋手我都知道。这几年,听说衡州有位祝不 疑,棋力甚强。听人说他今年秋天被州府推荐,进京做官了,不知你是否认识此人?” 停了一下,刘仲甫有点抱歉地告诉不疑:“我今天和朋友有约会,这盘棋下不完了, 以后有机会,我一定登门拜访,我们再接着下。”说完就准备走。这时不知是谁告 诉他,刚才和他下棋的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祝不疑,刘仲甫感叹他说:“真 是名不虚传。”

后来,刘仲甫去看望过祝不疑数次,奇怪的是,从来不谈棋。也许刘仲甫已看 出祝不疑棋力不凡,怕下不过他,使自己国手之名蒙羞。《春诸纪闻》中就有这样 的评价:“近世士大夫棋,无出三衢祝不疑之右者。”

王憨的棋力可能与刘仲甫不相上下,可惜在棋坛上活动时间太短,过早地去世 了。《铁围山丛谈》里写到:“有棋手王憨者,以其能迫仲甫,未几而痛心死。”

后起之秀晋上明也是刘仲甫的劲敌。政和初年,晋士明年方二十八九,棋力已 在仲甫之上,甚至高出两道有余。他下棋左右纵横,神出鬼没,很有特点,名噪一 时。刘仲甫知道后,主动找他对局,果然连吃败仗。书上说刘仲甫“为晋士明再四 连败之。”(往一)

《宛委余编博物志》上也有评价,认为:宋朝时,继唐朝王积薪而棋品最高的, 要算江南的刘仲甫。当时能与刘仲甫抗衡的,有王憨。后来出现的祝不疑,棋力比 刘仲甫高“一道许”,再后出现了晋士明,“河东晋士明高仲甫两道许。”刘仲甫 独霸棋坛的局面就此结束。

王世贞在《弈问》中认为,刘仲甫高于王积薪,确是水平问题。而祝不疑、晋 士明高于刘仲甫,则是利用了刘的弱点,况且,刘仲甫那时年事已高,祝、晋二人 则是风华正茂之时。

此外,另一位值得一提的棋手是王与珏,他与刘仲甫在东京万胜门里长生宫对 弈的场面,被描绘在《长生图》里,流传至今。

宋哲宗元佑九年,刘仲甫、王珏和另外两位棋手杨中和、孙先,曾在彭城举行 四人联棋赛,这个遗局被称为《四仙子图》。

阿谀之徒,留子保命

宋朝除上面提到的几位名棋家,还有一位不能忽略,这就是宋太宗赵光义。

宋太宗非常喜爱围棋,据《通志》,《宋史艺文志》及《皇朝类苑》记载,太 宗著有《棋图》一卷,《御制角局图势》数卷。但这些围棋著作现已亡佚。

据说,宋太宗常常做些“棋势”(即死活图势)考朝臣们,相传太宗曾制过三 个棋势:“对面千里”、“独飞天鹅”和“海底取明珠”。《忘优清乐集》里保存 了前两个,后一个已经失传。宋太宗的棋势比较深奥,朝臣们都不懂,纷纷上表请 求皇上再别出了。宋朝文学家王禹傅,曾在他的诗中,把这些棋势描绘为“天机秘 密通鬼神”。

宋太宗有“善弈”、“绝格”之称,当时的一些国手都下不过他。这里面有没 有些虚假成分就很难说了。这些棋手很可能为取悦皇上,并未全力以赴。当时的棋 待诏贾玄,棋力显然在宋太宗之上,可他每回陪太宗下棋,太宗都让他三子,贾玄 却每回必输一路,连宋太宗都知道贾玄并非真输。有一回,宋太宗对贾玄说:”今 天这盘棋,如果你赢了,就赐你一件红衣裳,如果输了,就把你扔到泥水里去。” 一局终了,不胜不负,成了和局,太宗说:“我是让了子的,下成平局,应该算你 输。”说完,命左右把贾玄架出去扔到泥水里。不料贾玄立刻大喊大叫起来:“我 手里还有一子呢!”太宗大笑,即把红色锦衣赐给了他。(注二)

贾玄品质恶劣,他那种为取宠于皇帝而不择手段的作法,当时一些朝廷大臣也 很反感。《湘山野录》中说贾玄“悦惑明主”,使皇帝终日迷醉于围棋,不理朝政, 冯元仲的《弈旦评》也说贾玄是“不死不生”的人,是阿谀奉承之徒。

其实,真正喜欢围棋的人,以实力相拼为乐事。以输棋讨好对方,对方未必高 兴。有人无意取悦皇上,倒被皇上赏识。那时有个名叫郭赞的平民百姓,有一天正 在庙里与和尚下棋,忽听得外面呼喊:“南衙大王(宋太宗未当皇帝时,有此称呼) 来了!”当时,老百姓是不可随便见大官的。郭赞慌忙找地方躲藏,连棋局都没顾 上收。 太宗进庙, 发现了这盘残局,很惊讶。他问和尚正在和谁下棋,和尚说: “郭赞”。太宗马上命令左右将郭赞找来,郭赞哪里还躲得住。和尚把他引到太宗 面前,太宗问他写不写什么文章。郭赞恰好有诗稿放在桌上,便取来给太宗。诗稿 第一篇里有这么两句:“高低草木芳争发,多少龙蛇眼未开。”太宗看后大为欣赏, 认定自己发现了一个人才,回府时,郭赞便成了他的随员。不到一个月,太宗当了 皇帝,郭赞也做了“随龙思命官”。十年后,郭赞官至“公辅”。(注三)

宋太宗对善弈者大概都能厚待。《宋史·钱椒传》中提到,吴越国王钱椒,也 是位围棋好手,归顺宋朝后,宋太宗曾赐他“揪棋局”,“水晶棋子”,并在谕旨 中写明,可用他赐的棋盘、棋子来消磨时间。

庶民与大夫同好

北宋善弈者绝非几个皇亲国戚和达官贵人,有位被一班士大夫称作“昏浊垢秽 不可近”、“不足置之樽俎间”的“里巷小人”叫李重恩。他的棋力很高,“颇为 人所称,举世无敌手”。(注四)

可惜,关于下层人民的棋事,史书上的记载寥若晨星。

宋代的几位大政治家、文学家都是棋桌边的常客。范仲淹曾以”一子重千金” 的诗句描写下棋,还立下过“吾当著棋史”的宏愿。

王安石也是一位棋迷。《冷斋夜话》记载他曾与薛昂下棋赌梅花诗一首,谁输 谁写诗。结果,薛昂败了。论理该他写诗,可薛昂苦思冥想了半天也没写下一句。 王安石无法,代他写了一首。以后,薛昂去金陵做官时,便有人就这事写诗挖苦他: “好笑当年薛乞儿,荆公(即王安石)座上赌新诗。而今又向江东去,奉劝先生莫 下棋。”

欧阳修的棋也相当不错,他自号“六一居上”,六中之一便是围棋,《潜确类 书·僧宝传》里有段记载,说欧阳修听说浮山上有位法远和尚,不同俗人,特地去 拜访他。见面后,欧阳修颇感失望,从外表上看,法远和尚没什么特别之处。欧阳 修自觉无聊,便与一来客下棋消遣,法远和尚陪在一旁观看。下着下着,欧阳修突 然停住不下了,他转过身去,请法远和尚就围棋之道谈论人生哲学,法远和尚并不 张惶,击鼓、升座,香烟袅袅,而后开言道:“肥边易得,瘦肚难求,思行则往往 失粘,心粗则时时头撞。休夸国手,谩说神仙,赢局输等即不同,且道黑白未分时, 一着落在什么处?”停了许久,法远和尚又说:“从来十九路,迷悟几多人?”听 得欧阳修连连点头,称赞叹息不已。

宋代著名科学家沈括,博学多能,尤其喜欢围棋,他曾以数字方法解棋,还提 出了四人联棋赛取胜的方法。(注五)

官吏着棋之事记载颇多,《宋史·李恽传》说李恽喜欢棋与酒,以致影响公务, 北汉王刘继元对他此点很不满意,但李恽不以为然。一回李恽正与一个和尚下棋, 刘继元命令派人前来把正下着的棋盘给烧了。李恽不慌不忙地到刘继元面前,向他 谢罪。刘继元把他训斥了一顿。但次日李恽又做了个新棋盘,依旧沉溺于围棋之中。

据说开封府户曹毛经下棋而不误事。他和人下棋时,府尹要他放下棋子,去处 理案件,毛经说:”处理案件和下棋没什么冲突,可以各不妨碍。”他叫人把状子 拿来读,他一边下棋一边留神听状子,结果,棋也赢了,案子也处理得很好,博得 府尹的夸奖。(注六)

可见,围棋是受各阶层喜欢的一项文娱活动,宋朝潘慎修在献给宋太宗的棋说 中说:“棋之道,在乎恬默,而取舍为急,仁则能全,义则能守,礼则能变,智则 能兼,信则能克,君子如斯者,庶几可以言棋矣。”其实,将“仁、义、礼、督、 信”用于围棋实战中,极为勉强。(注七)

莫与皇帝说知道

南宋官吏也都爱好围棋。抗金名将宗泽在金人离汴京不远时,仍在和客人下棋。 当时京城人都很惊恐,宗泽部下来问他怎么迎敌,宗泽笑着说:”何必如此张惶, 有刘衍等大将在外,一定能抵抗住敌人。”说完,继续下棋。然后,他挑了数千名 精锐战士,埋伏在敌后,金人正与刘衍大战,忽然伏兵杀出,前后夹击,金人大败 而逃。(注八)

宋高宗喜欢围棋,《择尘余语》说,当时的著名棋手,御前祗应沈之才常在宋 高宗面前与人对弈,有一回宋高宗提醒他不可大意,他随口答道:“知道了。”不 想触怒了宋高宗。宋高宗命人打了沈之才二十大板,井将他驱逐出宫,以此显示皇 威不可辱没。

宋孝宗在” 万机余暇, 亦留心棋局。”他常把国手赵鄂召进宫里陪他下棋。 (注九)

著名诗人陆游自幼酷爱围棋。一生中写了许多吟咏围棋的诗篇。

大哲学家陆九渊,年轻时,白天观棋,夜间读谱,潜心研究,后来战胜了不少 名手。(注十)

民族英雄文天祥也是好棋手,《宋史·刘沐传》记载他与刘沐对弈,经常“穷 思忘日夜”。文天祥身后,遗留下近二十首描写棋弈的诗篇。

南宋时,又出现一位著名的女棋手。她叫沈姑姑,棋艺很不一般。据《太平清 话》里记载,她因擅长围棋而在内廷奉职。

金、元时期的棋手见于记载不多。我们现在只知道金朝的围棋竞赛制度与宋朝 相仿。金世宗时,贵族宗室中棋风甚盛。据《金史》记载,围棋赛中还曾闹了一起 纠纷,监察御史梁襄因此受了处分。

金朝时被推为全国第一的棋家是张大节。他曾被召至宫中与礼部尚书张景仁对 弈,张景仁也是一位著名棋手。(注十一)

据《中州集》上说,金史公文章书法“皆有前辈风调”。围棋也“绝人甚远”。

元文宗孛儿只斤图帖睦尔,爱好围棋,身边聚集了一些名手。宫中下棋者甚多。 元人袁伯长有《宫娥弈棋图》诗,描写了宫女们下棋的情景。

《棋经十三篇》及其它

宋、元时,出现了三部重要的棋书,直接影响后世,在围棋发展史上,占有特 殊地位。这三部书是:《棋经十三篇》、《忘忧清乐集》和《玄玄集》。

《棋经十三篇》在宋仁宗皇佑年间问世。它的作者,有人认为是张拟,有人认 为是张靖,尚未有定论。

《棋经十三篇》的《序》,对整个围棋的形势进行了分类,谈到围棋着法与战 术,与兵法相似。《论局篇》对棋盘进行了解释。《得算篇》则强调计算关系到一 局的胜败,因此要心中有数。《权与篇》谈的是布局,指出了布局的重要性和原则, 《合战篇》则全面周密地提出了实战中的各种问题,这是全书最重要的篇章之一。 《虚实篇》主要探讨战术进攻的原则。《自知篇》把有无自知之明提到了胜败的高 度加以阐述。《审局篇》要人们特别重视棋局形势的变化,做到成竹在胸,《度情 篇》从各个方面讨论了态度问题。《斜正篇》谈的是棋风问题。在《洞微篇》中, 以变化的观点探讨了围棋战术,列举了战术上一系列原则。《名数篇》归纳了下子 的三十二种术语。《品格篇》把棋力的高低分为九段。《杂说篇》则比较芜杂,值 得特别注意的,是提出了棋手的品质作风问题。

《棋经十三篇》的价值,首先在于它的系统性。我国古典围棋理论,从尹文子 和太叔文子算起,中经班固《弈旨》、马融《围棋赋》等,到了敦煌写本《棋经》 和王积薪的《十诀〉,才逐渐开始系统化。但真正建立起一个体系的,还要算《棋 经十三篇》。这标志着我国古典围棋理论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棋经十三篇》比起以往的围棋理论,在一些重要问题上,论述更加深刻、更 加全面了。特别是涉及围棋战略、战术的篇章,充满了辩证法的观点。如“棋有不 走之走,不下之下”,“有先而后,有后而先”,“有始少而终多者,有始近而终 远者”等等,都是妙绝千古的真知灼见,这是这本书的另一重大价值。

此外, 《棋经十三篇》 还第一次阐述了棋手的品质作风等问题。书中提出了 “胜不言,败不语”,”安而不泰,存而不骄”等评走棋手品质作风的标准,认为 这关系到一局棋的输赢,关系到棋手水平的提高。这些观点至今还为棋手们所称道。

总的来说,《棋经十三篇》运用朴素的唯物主义观点,总结了历代下棋的宝贵 经验,全面继承和发展了我国古典的围棋理论。这是围棋史上最重要的理论著作。

《棋经十三篇》问世九百年来,历代棋手都受到了它的影响。据《棋经十三篇 ·跋》的记载,此书一问世,就受到包括刘仲仲甫在内的宋代棋手的重视,“人人 皆能诵此十三篇”。刘仲甫以后许多棋手为之作注,至元代,晏天章、严德甫“会 诸家之要”,撰成集解,《忘忧清乐集》、《玄玄集》等书都全文收录《棋经十三 篇》。对今天的棋手来说,它仍有惜鉴、指导作用。

李逸民编著《忘忧清乐集》是这一时期的另一部重要棋书。

《忘忧清乐集》书名来自宋徽宗的题诗:“忘忧清乐在枰棋……”,全书分为 四部分:一、文字部分,包括《棋经十三篇》、《棋诀》、《论棋诀要杂说》等重 要著作;二、全局棋谱,其中有著名的《孙策诏吕范弈棋局面》、《四仙子图》等; 三、边角的着法,包括有座子的与无座子的着法;四、棋势,每个势子各有专名, 相当于今天我们所说的局部死活。

《忘忧清乐集》的价值,在于它保存了《棋经十三篇》、《棋诀》等重要论著, 保存了一些古谱(包括宋代大棋手刘仲甫的对局),而书中所载的那些边角着法和 棋势,也不无参考价值。

《忘忧清乐集》在元、明两朝,流传并不很广。清初钱曾见到此书,非常高兴 (见所著《读书敏求记》),清嘉庆年间,黄丕烈收集到仅存的宋刻本。本世纪初, 徐乃昌依宋刻本影摹出版了《忘忧清乐集》,从此流传下来。

元朝也流传下来一本驰名中外的棋书——《玄玄集》(又名《玄玄棋经》)。 该书由元代大棋手严德甫主编,晏天章帮助整理刊刻。这本书刊印于元至正年间。

《玄玄集》书名来自《道德经》中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是用来比喻 棋图着法精妙的。全书共分为”礼”、“乐”、“射”、“御”、“书”、“数” 六卷,内容比《忘忧清乐集》还要丰富。第一卷也是文字部分,收有班固的《弈旨》 、马融的《围棋赋》、皮日休的《原弈》、吕公的《悟棋歌》、《四仙子图序》、 张拟(一作张靖)的《棋经十三篇》、刘仲甫的《棋诀》等篇。二、三两卷,重点 是边角走式,还有让子局谱和术语图解。四、五、六三卷,共有三百七十八个棋势 图,是全书中最重要的部分。

《玄玄集》在我国古代有深远影响,直到今天,价值仍很大。在日本,此书也 很受重视。

(注一)宋《铁目山丛谈》

(注二)明 彭大翼《山堂肆考》

(注三)宋《春诸纪闻》

(注四)宋·欧阳修《归田录》

(注五)《明道杂志》

(注六)《山堂肆考》

(注七)《宋史·潘慎修传》

(注八)《宋史·宗泽传》

(注九)南宋 张端义《贵耳集》

(注十)南宋 罗大经《鹤林玉露》

(注十一)《金史·张大节传》

(责任编辑:赵娜)
用户评论

联系电话:0351-7170066

宗教信仰频道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