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首页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搜索
琴棋书画频道首页 传统音乐 古代舞蹈 对弈 书法 篆刻 中国绘画 研究发现 艺海拾遗 知识问答

景阳冈武松打虎 也说石农刻印章

时间:2017/12/11 9:30:06 来源: 中华书法网 浏览量: 406

洪慶/文

  那武松尽平昔神威,仗胸中武艺,一顿拳脚打得那大虫动弹不得。

  武松放了手,来松树边寻那打折的棒橛。拿在手里,又打了一回,那大虫气都没了。武松再来青石上坐了半歇,就石头边寻了毡笠儿,转过乱树林边,一步步挨下冈子来。

  走不到半里多路,只见枯草丛中,又钻出两只大虫来,于黑影里直立起来。武松定睛看时,却是两个人。把虎皮缝做衣裳,紧紧拼在身上,各拿着一条五股叉。见了武松,吃一惊道:“你那人吃了?律心、豹子肝、狮子腿,胆倒包着身躯,如何敢独自一个,昏黑将夜,又没器械,走过冈子来!”

  武松道:“你两个是什么人?”那个人道:“我们是本处猎户。”武松道:“你们上岭来做甚么?”两个猎户一齐失惊道:“你兀自不知哩!如今景阳冈上有一只大虫,夜夜出来伤人。本县知县着落当乡里正和我们猎户人等捕捉。那业畜势大难近,谁敢向前!”

  武松道:“却才冈子上乱树林边,正撞见那大虫,被我一顿拳脚打死了。”

  两个猎户听得痴呆了,说道:“怕没这话!”武松道:“你不信时,只看我身上兀自有血迹。”两个道:“怎地打来?”武松把打大虫的本事说了一遍,两个猎户听了,又惊又喜,叫拢那十个乡夫来。
  众人点起火把,跟着武松一同再上冈子来。看见那大虫做一堆儿死在那里。

  两个猎户见大虫果真死了,分开众人,冲向前面,狠狠喝道:“大虫,大虫,你也有今日也!”

  两人心中转又想道:“今有死虎摆在面前,何不将它饱打一顿!一来出出我们心中恶气;二来显显我们威风。且又安全,毫无闪失,不也打虎英雄?”

  于是发一声喊,一顿拳打脚踢,打得那大虫从口里又流出血来。猎户又照着那大虫脸上狠狠吐上几口吐沫,踏上一只脚,吆喝众乡人:“把虎给绑了!”

  当下印人,虚张声势沒水平的居多,没功夫玩票儿的居多,果真遇到真大虫,现在应该称为土壕的大虫,当真就打不动了。

  这大虫并非一般,凶猛不算,还有一个好脑子,你如何能够骗到他甘心掏钱买印章?土壕之所以为土壕,他能够让打工的为他赚钱,脑子快赚钱多,才算是个土壕。

  印人江滨炜,外企生命仪器高级工程师。嗜刻印,平时公务繁忙,天上飞来飞去,是个“飞人”。闲暇了在酒店还忘不了飞几刀,刻几方印送朋友欣赏把玩,风格印宗秦汉,用刀清刚,端端正正。

  早就约了江滨伟喝茶,后来又改为喝酒,先干三大碗烈酒润润嗓子,上景阳岗找猛虎过过招,好歹把大虫打翻了,哥几个给扛回来!

篆刻家江滨炜个人简介:

  江滨炜,号石农,临江俗人,生于茶乡安溪。现客居福州,为外企生命科学仪器高级工程师,常年游荡于国内外各高校,研究所。

  记事:大学读书期与篆刻结缘,问道师友,此后多年痴迷于篆刻印章。人生无常,风云变化,弹指已十余年矣,但与印石、篆刻情比金坚。旅途行囊中,刻刀,印石,朱泥必伴左右,闲暇休息酒店灯下,兴来刻一方印,供知音友好欣赏把玩,“有好终能累此生”,其欣欣然乎?君子之交,比德于玉。鱼之乐,君知否?


用户评论

联系电话:0351-7170066

宗教信仰频道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