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首页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搜索

“千禧一代”藏家,对艺术市场意味着什么?

时间:2019/8/14 14:40:41 来源: 《雅昌艺术网》 浏览量: 32

4月1日,在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上,KAWS的作品《THE KAWS ALBUM》拍出了1.116亿港元的高价,引发世人广泛争议。年轻的潮流艺术成为市场的焦点,也引发了“千禧一代”藏家影响力的话题。全球范围的“千禧一代”是指生于1982年至2000年之间的人群,伴随着互联网的诞生和快速发展成长的他们,主动寻求消费升级、推崇个性消费,具备前卫、新潮、追求新鲜感的消费意识。罗兰贝格联合全球退税服务商环球蓝联(Global Blue)在《千禧一代,重塑旅行与购物习惯》报告中提出,中国“千禧一代”消费者将主导未来10年中国乃至全球消费格局。

“千禧一代”藏家,对艺术市场意味着什么?

文| 本刊记者陆静

刊于《艺术市场》杂志2019年8月号

【 4月1日,在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上,KAWS的作品《THE KAWS ALBUM》拍出了1.116亿港元的高价,引发世人广泛争议。年轻的潮流艺术成为市场的焦点,也引发了“千禧一代”藏家影响力的话题。全球范围的“千禧一代”是指生于1982年至2000年之间的人群,伴随着互联网的诞生和快速发展成长的他们,主动寻求消费升级、推崇个性消费,具备前卫、新潮、追求新鲜感的消费意识。罗兰贝格联合全球退税服务商环球蓝联(Global Blue)在《千禧一代,重塑旅行与购物习惯》报告中提出,中国“千禧一代”消费者将主导未来10年中国乃至全球消费格局。 】

KAWS作品《THE KAWS ALBUM》于2019年香港苏富比春拍1.116亿港元拍出

“千禧一代”消费力不容小觑

今年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上举行了KAWS作品的拍卖专场,33件作品全部成交,总成交额2.2亿港元,其中《THE KAWS ALBUM》以500万港元起拍,1亿港元落槌,加佣金1.116亿港元成交,超拍前最低估价的96倍,刷新其作品拍卖纪录,这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不仅如此,前段时间优衣库与KAWS最后一次合作的联名T恤,在国内多个城市的优衣库门店和线上引发的抢购潮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条。KAWS为什么这么火?北京荣宝拍卖公司古籍部经理辛渭对此表示惊讶,他认为,KAWS作品的天价成交和产品的火热,一定程度上与这一代的收藏家喜好有关。

“年轻人对这种卡通符号很容易接受,所以一开始崇拜,然后慢慢喜欢,我觉得很正常。潮流艺术给人的视觉感受就是简单、直接。潮流文化不需要什么专业知识,只要你喜欢就可以。而专业的收藏家会更加严谨,制定一个收藏系统,然后自己要去学习研究。”“80后”青年收藏家、北京子子文化创始人、Art Chengdu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联合创始人黄予对记者说:“当下发生的潮流文化很容易被年轻人接受,但是能够以如此高的价格成交,对于很多人来说也是出乎意料的。”

据Art Economics和瑞银在2018年对英国、德国、新加坡、日本和中国香港的高净值藏家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在新市场亚洲,2018年出现了一个非常不同的年龄结构:在新加坡46%的藏家为“千禧一代”,在中国香港39%为“千禧一代”。这一代藏家在高端消费者(100万美元以上艺术品)中所占比例略低于一半(45%),凸显了这一人群的消费能力,他们在艺术品市场的各个领域比其他几代人更为活跃,约有一半的“千禧一代”藏家时常花费超百万美元购买艺术品。调查还清楚地表明,他们的消费模式、偏好与不同地区的“千禧一代”相比,较他们所在地区的不同一代藏家有更多的共同之处。

由此可见了解“千禧一代”收藏人群的偏好和动机,将对未来的艺术品交易至关重要。

KAWS作品

品质、小众是消费趋势关键词

近年来,随着“千禧一代”藏家的崛起,媒体的目光一直聚焦在他们的诸多共性上,比如家境优渥,是中国经济改革的第二代受益人;多数人拥有海外留学背景,能够更快与国际艺术圈接轨;具备快速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和很强的学习能力,容易形成自己的判断等。“他们的收藏不像上一代藏家那样注重大名头,看重名家的生平履历,而是更加注重作品的内涵,强调作品的艺术性。”辛渭总结道。

“进入收藏圈以后,你会不断地去学习、了解,也会不断地去思考。”黄予告诉记者,“我当时收藏当代艺术的时候,正好是艺术圈‘F4’、刘晓东、曾梵志最火的时候,也会思考他们作品价格高的原因,以及能否通过学习找到下一位有价值的艺术家。”“千禧一代”藏家会根据喜好锁定艺术家或是作品,直接与画廊打交道,跟艺术家沟通交流,思考其在整个美术史处于什么样的位置。他们更注重作品对艺术史的传承,擅长独立对艺术圈和市场的研究,也更喜欢通过媒体网站来研究感兴趣的艺术家,通过跟艺术家的直接交流,了解更多背景以后再进行购买。

“千禧一代”总会让人联想到新鲜与活力,在艺术领域则往往同更加前卫的现当代艺术相关。有人认为现当代艺术更能引起这一代藏家的共鸣,更受其偏爱。而记者了解到不是所有青年藏家都会偏爱现当代艺术,有许多青年藏家对于传统艺术的收藏也有着浓厚的兴趣。比如有的青年藏家,其最早关注与美术史相关的学院油画,收藏第一、二代老油画,后来慢慢转移到当代艺术,现在主要以当代艺术和老油画为主要的两条收藏线索。当代艺术固然含有许多流行元素,相对而言更适合青年藏家的收藏方向,但不能说所有青年藏家只看当代,不看经典。许多藏家的收藏方向不是一成不变的,每个人的趣味和喜好会随着时间和经历而发生变化,其中也不乏对传统文化的尊崇者。

M_WOODS木木美术馆与art book in China联合主办的第三届abC艺术书展· 北京站

“中国嘉德2017春拍‘古籍善本金石碑帖’专场上,康生旧藏‘程甲本《红楼梦》百二十回’以2403.5万元释出,据悉其买家是一位青年藏家。”辛渭告诉记者,他们表现出对收藏浓厚的兴趣,尤其是对于古籍善本这种既传统又小众的品类而言,代表性的买家就是两位“90后”。他观察到,传统的收藏可能更偏重于文字上的内容,而年轻人因为没有经史子集类文化的根基,很多内容读不了,所以会从另一种新的方向比如艺术欣赏这个角度去入手。

辛渭感叹,虽然关注市场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但是还不够。“荣宝2019春拍古籍板块中‘千禧一代’藏家所占市场份额在20%左右,还不能成为真正的市场主力。”他表示,古籍善本在整个社会的关注度还比较低,主要销售平台——拍卖行也比较小众、专业化,普通的年轻读者或是藏家愿意来参加拍卖会的概率比较小,可能更愿意平时周末去逛逛书店,参加一些活动与书友进行一些交流,这也是一种融入生活的形式。今后,在业务方面会迎合藏家的变化而做一些调整。

首届Art Chengdu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外视图

像资本家一样“玩”收藏

黄予并不避讳谈及收藏艺术品的投资性,“我觉得艺术品就是商品,它是可以流通的。”像资本家一样玩收藏意味着什么?他们更注重作品的交易性,这也更符合把艺术品当做可投资资产的行为。不过,他们不是因为投资而收藏,其收藏的意义也不止于收藏这一行为,而是为了能推动艺术生态更好发展,具有更多正能量,也使他们的收藏更具社会价值和意义。

“在中国的西南部地区,这么大一个区域,却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专业的当代艺术博览会。2016年做完收藏展以后,我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将成都打造成“艺术之都”,出自黄予的私心。他虽然在北京生活了15年,但骨子里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四川人。每当要做出重要决定的时候,他总是首先想到自己的家乡。于是,黄予为这个区域创造了Art Chengdu。2018年4月28日至5月2日,首届ArtChengdu在成都正式开启。作为一次“试水”,首届Art Chengdu的参展画廊数目控制在30家左右,国内外画廊的比例大概为2:1,全部为受到邀请的顶级画廊。通过首届Art Chengdu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的举办,他们让“艺术博览会”逐渐变为一座城市的艺术的节日、城市的派对。

作为“千禧一代”藏家的黄予并不是个案,他们中的很多人做了很多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让黄予备受感动的是Art Chengdu引领了成都艺术周。“大家在我们博览会的前后,把全年最重要的展览全部安排在这个时间段,所以真的很热闹。”

陆寻在南京创立的四方当代美术馆,林瀚、晚晚夫妇在北京798创立的木木美术馆,周艟在上海淮海路开的艺术餐厅Mingo。周艟曾强调:“我会不定期地在这个餐厅中做公共艺术项目,我不想把它做成‘很艺术’的艺术展,但仍然把我想要展示的东西展示出来,尝试艺术品和公共空间毫无违和感的关系。另外,我还想传达一种艺术生活美学的概念,今天的中国经济已经发展到这样一个阶段,每个人都有追求美的权利,但这不应该止于一个包或一双鞋子,它应该是无孔不入的。”

用户评论

联系电话:0351-7170066

宗教信仰频道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