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首页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搜索
琴棋书画频道首页 传统音乐 古代舞蹈 对弈 书法 篆刻 中国绘画 研究发现 艺海拾遗 知识问答

情感在中国古代舞蹈表演过程中的积极作用

时间:2012/7/26 15:36:00 来源: 未知 浏览量: 240

舞蹈发乎情,又反过来激动人心,在畅快的宣泄中把积郁的苦闷或热望化为迷人的闪光,为平淡的、艰辛的、功利的日常生活,平添几片斑斓的色彩。在节日的广场上,在夜晚的舞厅里

舞蹈发乎情,又反过来激动人心,在畅快的宣泄中把积郁的苦闷或热望化为迷人的闪光,为平淡的、艰辛的、功利的日常生活,平添几片斑斓的色彩。在节日的广场上,在夜晚的舞厅里,请设想你是那颠狂舞影中的一分子,被音乐节奏的浪潮时而推上峰巅,时而抛落低谷,你立刻就会明白全身心投入的抒情、宣泄,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古典的审美观,要求直接呈现在眼前的形象本身就应十分优美,符合人们最一般的形式美法则,诸如匀称啦、均衡啦、和谐啦、变化丰富却又法度严谨啦等等。芭蕾、中国古代宫廷乐舞,都曾是这种审美观的产物。

实际状况只是,基于现实的情感的舞蹈中的直接表现,让位给一种更超然的审美情调,舞者不再刻意指望借舞蹈来宣泄生活的积郁,而是通过这种审美情调进入其超然的梦幻境界,使灵魂在追求美的瞬间里摆脱狭隘的世俗计较。美的造型律动,那韵味儿之所以美,本来就是因为它们具备了某种诗意,是某种情韵。舞蹈,仍然是抒情性的。

到了现、当代,舞蹈的抒情迈上了新时代的台阶。对现、当代人类生存状况的关注,对现当代人类情感复杂性的敏感,对现、当代人类娱乐趣味的响应与导引,使现、当代舞蹈不得不以更强悍的魂魄、更丰富多样的方式、更广泛深入的视角,去直对形形色色的人生、形形色色的情感。于是单纯的优美的抒情,不再是舞蹈全力以赴的追求,除了这小小的一隅,舞蹈还有广阔的新天地——众生情态万象的面面观,或崇高、或滑稽、或阳刚、或阴柔、或堂堂皇皇、或幽暗深藏……从意识层到潜意识层,从天使的一半到魔鬼的一半。真,成了比美更考验艺术家的标尺!

随着舞蹈艺术实践经验的积累,随着舞蹈的肢体语言、时空语言的表现性的拓展,舞蹈的触角,理所当然地伸向了它可能触及的一切人生内容。舞蹈用它的方式揭示着哲理,舞蹈以独到的魅力开垦着生活的故事与心灵的故事。

在宣泄情感、供人赏心悦目之外,舞蹈也扮演起了叙述者的角色。舞蹈建构着它的叙述体。不知是否是从这里,舞蹈的体裁有了许多分类。这些类别的两端站立着的,即是单纯的情绪舞与样式繁多的舞剧。

总体来说,单纯的情绪舞比较单纯,重点不在情的关系、冲突、纠葛、发展上下功夫,而是集中在造型律动本身的情韵透明度上,淋漓尽致地渲染和抒展情怀。

有的舞蹈,在较单纯的情绪抒发上给出了一些简单的情境规定,使舞蹈形象有了大约的身份,或有了拟人的物象形态等等,但最终的旨趣,仍落在抒情上,这类舞蹈仍然是很接近于情绪舞的。

有的舞蹈出现了简单的情节、人物,开始有了叙述角度,不再是单纯地抒情了。而是试图说清一个事象,道明人物在这一事象中的思想感情与行为,或抓住了某个闪光的细节展开了舞蹈对人物的刻画,这就是开始向舞剧迈出了第一步。不过,如果事象构不成戏剧冲突,细节不能引伸出细节的连环,人物刻画尚缺少矛盾关系和层层推进的纠葛,那么他们还远远谈不上是舞剧,而只是俗称的情节舞。在我们的舞台上,曾经一度大量因循同一模式:劳作、遇到自然险阻或阶级敌人破坏、最后战胜之,那类舞蹈,真是给情节舞蒙上了一层灰色。好的情节舞叙事简洁明快,抓住生动细节独特处理,人物舞蹈出之有据,事实上应是很能赢得观众赞许的。

即使仅仅是纯粹动作构造的建筑,抑或是音乐结构对应转化的动态图像,因为其辉煌、深邃、博大,自然就会生出一种召唤力,召唤观众的想像,将情思、意义源源不断输入其间。就像哥特式教堂的堂顶,在虔诚的信徒眼里,总是充满着上帝的感召,提升着他们的灵魂!

通常,一个舞剧总是必须具备较明确的角色性格、足够推动剧情发展的冲突等。同任何戏剧一样,性格与冲突亦是舞剧的核心。此外,形式上,按习惯一般者要求具有适当比例的独舞、群舞、双人舞等。这些条件充足,其他则是作品与作者依据自己的内在要求自由发展,刻意创新的广阔天地。

也许,伴随舞蹈的发生,舞剧的雏型早就出现了。人类学研究挖掘的大量资料显示,至少在宗教仪式舞蹈中,表演人神交往、祈神逐凶等内容,已明显产生了舞剧因素。

文艺复兴时期,芭蕾进入法兰西宫廷,很快就成为了一种轻盈的戏剧形式,多用来表演古希腊神话故事。历经数代大师的贡献,芭蕾发展至今,作为一种成熟的戏剧形式已是举世公认,以致芭蕾与舞剧这对词汇常常可互相替代。

早先的芭蕾舞剧,虽然有了人和事,但往往是人和事为舞而设,而不是舞为人和事而设,更谈不上戏剧在冲突的有机发展中推动舞剧的展开,塑造人物性格了。似乎是由于舞蹈这门艺术技巧性、形式感特别强的缘故,舞本身的可娱可观,往往太多地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对人物的关切常常被对舞蹈美的兴趣所压倒。

事情还有另外一面。好像是针对着上面那种倾向,渐渐抬头的在舞剧中强调戏剧性的观念,在苏联斯大林时期的舞剧创作中,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当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体验派表演体系正如日当空,话剧的原则于是乎四处泛滥,锋芒触及舞剧,大大刺激了将戏剧性人物塑造提到首位的冲动,而同时却仅仅把这个冲动依附在话剧表演的方法上。

在广泛挖掘戏曲舞蹈与民间舞蹈宝藏的基础上,接受苏联话剧型芭蕾的催生而呱呱坠地的中国舞剧,一开始就为上述二者所照耀又长久笼罩在它们的阴影下。加上一度肆虐的极左思潮浮夸风气的影响,结果,哑剧手势演绎着空泛、雷同、充满概念化教训意味的剧情,挖空心思地设置出一些表面化的可舞性场面,然后洋洋洒洒地铺陈出华丽的装饰性舞段,成了大量平庸之作互相模仿的顽固模式。

真正有才华的艺术家,带着脚镣手铐仍然能搞出杰作,有才华且不信邪的人,总会去拓出新天地。事实上,独立的舞剧帝国已经建立并还在四面拓展其疆土。在这里,舞是叙述戏剧的舞,剧是舞蹈叙述着的剧,离剧无舞,舍舞失剧。舞蹈以舞蹈的优美,优美地讲述种种人生故事;舞蹈以舞蹈的直接激情,激情地直接展开种种心路历程;舞蹈以舞蹈形态超常的多重表现功能,多重地暗示出种种哲理思辨。

充分地运用舞蹈独有的穿透力去叙述惟有舞蹈才能最切中要害的戏剧内容,舞与剧的水乳交融不分轩轾,这才是最理想的舞剧。

(责任编辑:李晋良)
用户评论

联系电话:0351-7170066

宗教信仰频道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