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首页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搜索
文学典籍频道首页 诗歌词曲 文章骈赋 章回小说 文海拾遗 研究发现 阅读提示

洛夫:今天不是诗歌的时代, 却是一个需要诗歌

时间:2015/1/16 14:51:00 来源: 晶报 浏览量: 303

洛夫寄语晶报读者:让我们大家来读诗,不但我们要拥有诗,也必须让诗拥有我们。 每年的读书月,正是洛夫先生与深圳相约的时间。连续两年,每当温哥华寒风乍起,洛夫先生都会收

洛夫寄语晶报读者:让我们大家来读诗,不但我们要拥有诗,也必须让诗拥有我们。

每年的读书月,正是洛夫先生与深圳相约的时间。连续两年,每当温哥华寒风乍起,洛夫先生都会收拾行囊飞来温暖的深圳。诗人的到来,是深圳之幸,也是记者的幸运,因而有机会近距离地与洛夫先生接触,倾听他关于诗歌的一些看法。

在古人的东西里,我发现新的美

晶报:我读大学的时候喜欢读诗歌,但是后来发现大陆诗歌不能吸引我,因而转向台湾诗人的作品,台湾诗坛显得正常得多。回首来路,台湾诗歌走过了怎样的旅程?

洛夫:诗歌最起码的要求是一首诗,不能是一段对话。诗有它的美学要求。一首诗,如果诗的境界、内涵、情感都没有的话,不能称为一首诗。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台湾诗坛受到西方现代主义影响非常深刻。各种新鲜的艺术思潮兴起,象征主义、超现实主义、未来主义等等,对台湾诗坛影响很大。那时候,我在做《创世纪》诗刊的总编辑,我有系统地把西方现代主义各个流派的艺术思想、表现技巧和代表性诗人作品翻译成中文。每辑都有固定主题,持续做了好几年,在台湾产生了很大影响。十多年以后,西方的艺术思潮在台湾产生一些反效果。有的人写诗非常内在化,变成自言自语或者内心的符号,不是很明朗。白话的口水诗当然不好,但是如果是你自己把门关起来,让别人去猜谜,这也不是个办法。于是有些读者反映看不懂诗,这种状况引起了一些评论,同时也使诗人产生一种自觉。那时候,台湾的诗歌可能向西方走得比较远,回到原点也比较快。

后来我下决心把中国传统诗歌和诗话都通读一次,在古人的东西里,我发现一种新的美,比如在李贺的诗里发现超现实主义,而中国只是没有这个词语而已。我开始重新反思,中国的现代诗如何突破困境。这种路向也就是后来台湾诗坛的主流:把西方现代主义与中国传统美学结合起来。在大陆的年轻诗人也是受到革命诗、政治诗的影响,对台湾语言不太习惯。台湾语言既有生活化的语言,也有社会化的语言,诗的审美特性显得活泼、有亲切感。这类型的诗很受读者喜欢。西方思潮与中国传统的结合,不但是台湾诗歌的主流,也是香港、新加坡,包括局部华人文化圈的主流。

晶报:“中国新诗传统,仿佛在大陆断裂了,但是在台湾却保持了下来”,在大约20年前,我的这个观点曾经受到老师批评,如今这这似乎已成为一种常识。但是后来我又发现,台湾诗歌似乎也在变化,至少现在不像当年那么繁荣,且能产生一批开创性的诗人。

洛夫:上世纪三十年代,像徐志摩、李金发那类诗人是全面的、无条件地向西方学习,这个倾向一直延续到台湾,影响差不多持续了五、六年。后来,诗界发起了一个现代诗运动。经过《现代诗》的创办者纪弦先生的倡导,很多年轻人开始感觉到:“五四”时代的诗,在语言方面不是很完美,甚至有些语言很粗糙,对诗的追求不够纯粹、彻底。于是他们开始反思,把西方思潮和中国传统相结合。这可能是台湾诗歌发展得比较好最重要的原因,这种发展持续了二三十年。

后来,由于台湾这个地方具有特殊的本土性,本土诗歌就比较排外。有一派本土诗人排斥外省诗人,他们有“意识形态放到第一位,诗歌放在第二位”的倾向,以意识形态为导向的倾向。同时,他们以台湾化的语言写诗,台湾化语言的组合完全不一样,导致读者的范围很小,所以影响不大。

晶报:在台湾年轻一代诗人中,您觉得哪些诗人做得比较好?

洛夫:新一代诗人大多是来自学院的诗人,我们那一代很多来自军旅。学院派诗人接受传统国学知识,受中国语言的影响,所以写的诗比较文雅一点,因此也有一些比较文雅的诗出现。台湾过去有一个现象,几个大报都由诗人担任主编。他们对台湾诗坛也产生影响,经常刊登诗歌作品。

晶报:您曾经说年轻诗人为了迎合大众,把诗歌写得很直白。其实在大陆还有这样一种现象,有更多诗人转行,放弃写诗而从事其他行业。您对此怎么看?

洛夫:我觉得这个很正常,没有关系。转业之后剩下的诗人就专门写诗,反而使诗歌更加纯粹。今天大部分的诗人总没有正常化,总是带有一种目的性,好像要自讨民心一样。

写诗不仅是写作行为,更是价值的创造

晶报:您在中国当代诗人中非常特别,诗歌艺术生命很长,甚至被称为“高龄产妇”,能一直保持如此高产的秘诀是什么?

洛夫:我73岁写出3000多行的长诗《漂木》时,整个台湾诗坛都感到惊讶。我知道很多人对这个问题感到好奇,也有很多记者问我,究竟是什么力量支撑我,无怨无悔从事这样一份孤寂的事业?在诗歌处于边缘化的今天,我觉得如果一个诗人没有自信和信念,不可能做这样一件事情。当我的诗歌投入市场时,我从来不以市场经济的价格来衡量诗歌的价值。

当然有人说,今天不是诗歌的时代,但我觉得这是一个需要诗歌的时代。现在有很多不幸和不愉快的事情发生,诗歌使人的精神得到安慰。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诗都能产生这种效果,也并不是所有读者都能够产生这种反应。我总觉得,诗歌有一种创造和想象的空间,能实现人的某种梦想。

(责任编辑:刘莎)
用户评论

联系电话:0351-7170066

宗教信仰频道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