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首页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搜索
文学典籍频道首页 诗歌词曲 文章骈赋 章回小说 文海拾遗 研究发现 阅读提示

漫话红楼5:探春起海棠社,湘云迟到夺魁

时间:2013/12/3 10:11:00 来源: 中华文化信息网 作者: 中京书生 浏览量: 293

《红楼梦》中最令人神往的是大观园的生活,大观园中最风雅的事情便是诗社聚吟了。从第三十七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开始,大观园真真进入了诗情画意的时代。书生爱诗,虽曾发过明
  《红楼梦》中最令人神往的是大观园的生活,大观园中最风雅的事情便是诗社聚吟了。从第三十七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开始,大观园真真进入了诗情画意的时代。书生爱诗,虽曾发过“明清无诗人”之论,然而迎春姊妹所居因朝代年纪、地域邦国失落无考故而不在明清之列,所以对众姊妹之作是不得不论的,否则岂不成了大观园的反叛了?

  大观园起社,乃探春首倡,从她写给宝玉的花柬中可见其起社之初衷、胸襟之高远以及十足的自信,其柬云:“娣虽不才,窃同叨栖处于泉石之间,而兼慕薛、林之技。风庭月榭,惜未宴集诗人;帘杏溪桃,或可醉飞吟盏。孰谓莲社之雄才,独许须眉;直以东山之雅会,让余脂粉。”可见,探春起社,直欲以一时之偶兴成千古之佳谈。

  可巧芸儿这个马屁精附庸风雅,特意送了两盆白海棠给他干爹宝玉,被李纨碰上,遂引为头社之题。迎春无意中限定了七言律,又欲以小丫头随口之言来定韵,小丫头说“门”,本属宽韵,但小丫头随后偏偏从韵牌匣子中抽出了四个险字,因而这白海棠之咏却显得不好作了。

  探春不愧为发起人,第一个作了出来,随后宝钗也有了,这下可把宝玉急坏了,顾不得推敲也匆忙写了出来。探春之作有清灵之气,用语较直,不事雕琢(略按,这一点倒与书生一派),从颔联“玉是精神难比洁,雪为肌骨易销魂”可见一斑;结句“多情伴我咏黄昏”收得自然妥贴,堪称妙笔。宝钗诗风含蓄沉稳,也推颔联“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痕”;颈联出句则更高,“淡极始知花更艳”,浑厚有古意。宝玉诗有探春之直,却无探春之巧,然而中二联也算难得了,尤其是颈联“晓风不散愁千点,宿雨还添泪一痕”。黛玉直等到李纨评完前几首之后才落笔,石头记录说“一挥而就,掷与众人”,酣畅淋漓之态可以想象。大家看了她的首联便纳罕赞叹起来,的确,“碾冰为土玉为盆”着实是神来之笔;次看颔联“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则更叹其别出心裁;又看下面,虽然绮丽,但在书生看来未免太悲了些,李纨评黛玉诗屈居宝钗之后,书生是赞同的。

  宝玉回怡红院后,袭人告诉他遣人给湘云送东西的事情,宝玉不禁后悔拍手说:“这诗社里若少了他,还有什么意思!”随后至贾母处立逼着叫人去接湘云。的确,诗社若少了湘云,有意思也寥寥。次日午后,湘云终于来了。大家踊跃罚她和诗,湘云一面和众人说笑,一面挥毫而就,而且一下和了两首。——竟比探春还要才思敏捷,少不得书生要推她为第一捷才了。且看她的诗,“神仙昨日降都门,种得蓝田玉一盆”,起即不凡;再看,一联比一联妙,颔联“自是霜娥偏爱冷,非关倩女亦离魂”,俗中避俗;颈联“秋阴捧出何方雪,雨渍添来隔宿痕”,可以算得上精巧的流水对了;尾联“却喜诗人吟不倦,岂令寂寞度朝昏”,意趣盎然。再看第二首,“蘅芷阶通萝薛门,也宜墙角也宜盆”,她再一次巧妙地避了“盆”这个韵脚的拙意;颔联“花因喜洁难寻偶,人为悲秋易断魂”,侃侃而谈,论愁而无愁态;颈联“玉烛滴干风里泪,晶帘隔破月中痕”才略显悲状,也真难为她了;尾联“幽情欲向嫦娥诉,无奈虚廊夜色昏”黯然而收,似有无限意。比较之下,书生更喜欢她的第一首。

  本来大家议定了宝钗第一的,但是湘云来了,这个第一就易主了。不得不服,在大家都认为都想绝了写尽了的情况下她居然又和了两首,又都清新巧妙;所以大家看一句,惊讶一句;所以大家都说,这个才不枉作了海棠诗,真该要起海棠社了。

  头社湘云夺魁,当之无愧。也许,她本就是海棠,才有了这天然之吟。

(责任编辑:史林娜)
用户评论

联系电话:0351-7170066

宗教信仰频道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