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首页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搜索
文学典籍频道首页 诗歌词曲 文章骈赋 章回小说 文海拾遗 研究发现 阅读提示

虞美人·落花已作风前舞|叶梦得

时间:2014/6/4 13:03:00 来源: 习古堂国学网 浏览量: 432

【作品简介】 《虞美人落花已作风前舞》由叶梦得创作,被选入《 宋词三百首 》。这是一首即兴抒情之作,写暮春雨后两位友人同饮林禽花下的情景。上阕写景,下阕抒情。落花之风

【作品简介】

  《虞美人·落花已作风前舞》由叶梦得创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是一首即兴抒情之作,写暮春雨后两位友人同饮林禽花下的情景。上阕写景,下阕抒情。“落花”之“风前舞”,能给人以不甘心生命的完结的启迪。花落了,又有“千丈”“游丝”在晴空袅娜,这又是一种生命的律动。既然人生像花一样不能久存,为何不携手花下同醉?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饮酒也有完结之时。我劝美人们别因此皱眉,我也是多情种,可酒已尽!由自然而人生,品嚼出对生命的思索。语短情长,言简意丰,耐人品味。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原文】

  《虞美人·落花已作风前舞

  作者:叶梦得

  (雨后同干誉、才卿①置酒来禽②花下。)

  落花已作风前舞,又送黄昏雨。晓来庭院半残红,惟有游丝千丈罥③晴空。

  殷勤花下同携手,更尽怀中酒。美人不用敛蛾眉④,我亦多情无奈酒阑⑤时。

 

【注释】

  ①干誉、才卿:皆叶梦得友人,生平事迹不详。

  ②来禽:林檎别名,南方称花红,北方称沙果。

  ③罥:juàn,缠绕。

  ④蛾眉:螺子黛,乃女子涂眉之颜料,其色青黑,或以代眉毛。眉细如蛾须,乃谓蛾眉。更有以眉代指美人者。

  ⑤酒阑:酒已喝干。阑:残,尽,晚。

 

【翻译】

  落花在风中飞舞,又送走黄昏时的风雨。清晨以来,庭院里处处是被风吹落的花,只有飘飘荡荡的游丝,在天空中飞来荡去。我们以前曾在花前携手同游,满怀情意举杯痛饮。佳人不要因这时刻的惜别而伤心愁苦。我情意深厚,只是酒尽时分,我也对人生无常感到无可奈何。

 

【讲解】

  这首小词以健笔写柔情,以豪放衬婉约,颇得东坡婉约词之妙。

  上片写景,景中宴情。昨夜一场风雨,落花无数。晓来天气放晴,庭院中半是残花。内容极为简单,写来却有层次,且有气势。从时间来看,重点清晨,也即“晓来”之际;昨夜景象是从回忆中反映出来的。意境颇类李清照《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但李词较凝炼,叶词较舒展。一般写落花,都很哀婉低沉,如欧阳修《蝶恋花》“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秦观《千秋岁》“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均极凄婉之致。可是这里却用另一种手法,不说风雨无情,摧残落花,而以落花为主语,说它风前飞舞,把“黄昏雨”给送走了。创意甚新,格调亦雅。晓来残红满院,本易怅触愁情,然词人添上一句“唯有游丝千丈晴空”,情绪遂随物象扬起,给人以高骞明朗之感,音调也就高亢起来。

  下片抒情,情真意切。前二句正面点题,写词人雨后同干誉、才卿两位友人来禽花下饮酒。来禽,即林檎,南方叫花红,北方名沙果。此时词人盖已致仕居湖州卞山下,故能过此闲适生活。“殷勤花下同携手”,写主人情意之厚,友朋感情之深,语言简练通俗而富于形象性,令人仿佛看到这位贤主人殷勤地拉着干誉、才卿入座。“花下”当指林檎树下。还“更尽杯中酒”,一方面见出主人殷勤劝饮,犹如王维《送元二使安西》中所说的“劝君更净杯酒”;一方面也显出词情的豪放,如欧阳修《朝中措》中所写的“挥毫万字,一饮千钟”。

  结尾二句写得最为婉转深刻,曲折有味。所以明人沈际飞评曰:“下场头话,偏自生情生姿,颠播妙耳。”(《草堂诗余正集》卷二)古代达官、名士饮酒,通常有侍女或歌妓侑觞。此云“美人不用敛蛾眉,我亦多情无奈酒阑时”,“美人”即指侍女或歌妓而言,意为美人愁眉不展,即引起词人不欢。其中“酒阑时”乃此二句之规定情境。酒阑意味着人散,人散必将引起留恋、惜别的情怀,因而美人为此而敛起蛾眉,词人也因之受到感染,故而设身处地,巧语宽慰,几有同其悲欢慨。

  明人毛晋称其词“不作柔语殢人,真词家逸品”(《石林词跋》),确为有识之见。

 

【赏析】

  本词表现惜花伤春,留连光景及伤别的情怀。上片写春暮景色,意境清新高旷。下片切题,写留客惜时的感受,结尾三句抒发春尽、酒阑、人散的哀愁。殷勤花下同携手,更尽相当于中酒。“殷勤”二句写殷勤地邀请斡誉、才卿诸位同僚携手同游于“来禽花下”赏花送花,“更尽杯中酒”,化用五维《送元二使安西》:“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诗意,暗示残花将尽,应乘时游赏,送花落春归,故友相聚,自当放怀畅饮。一旦故友离别,纵有繁花亦会徒增伤感也。最后两句最为曲折有情味。古代文人雅士饮酒,常有侍女或歌妓 觞。这里的美人即属此类。美人敛蛾眉,一为伤春,二为惜别。于是作者劝慰说,你不必如此,我也多情善感,“无奈酒阑时”,在酒喝完之时也难以忍受。因为酒阑即要分别。本已伤春,而又要与友人离别,情何以堪。故其感伤之重点还在离别上,切合题中置酒之事,使全词的抒情更深婉有味。故沈际飞评曰:“下场头话,偏自生情生姿,颠播妙耳”(《草堂诗余正集》卷二)。全词寓意丰厚,情致深曲。

 

(责任编辑:史林娜)
用户评论

联系电话:0351-7170066

宗教信仰频道联系